奈川川川

我要学吹彩虹屁

【ME】选择(5)

16岁的花朵和26岁的花朵时空互换
于是16岁的花朵遇到了26岁的马总
26岁的花朵遇到了16岁的马总

其实没有打算写很长
两个花朵交换的时间也就只有两个多小时
开始慢慢收尾啦

前几章直接点我头像吧

正文↓↓↓↓

5.

Mark把可乐放在Eduardo面前,问他要不要别的。

Eduardo喝了一口可乐,发现可乐的味道倒是一直没怎么变。

“所以....”“呃.....”两个人同时开口,然后尴尬地看着对方。

“所以您认识我?”Eduardo问。

“没错,而且分开了一段时间,所以我看到你很震惊。”

“那我们的关系是........”Eduardo这句话问的很犹豫,看的出他害怕得到“同事”“同学”“朋友”以外的答案。

Mark想了很久。他们是同学,是室友,是创业伙伴,是soul mate,是针锋相对的敌人,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故人,他是他一直爱的人。

“朋友。”Mark想了很久后说。

Eduardo显然松了口气。

新来的年轻人会很关心未来的自己如何,“朋友”这种过于宽泛的答案显然预示着他们之间没有太深的交集,所以以防Eduardo问到更多的关于他自己的事,Mark决定先抢占话题。

“想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么?”

“唔?”Eduardo咬着吸管,眼里很憧憬。

“是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新生派对上,我们......”

“等等,普林斯顿大学?”Eduardo吃惊地问。

“对,普林斯顿,多么......优美的学园啊。”Mark违心地赞美道。

“Mr.Zuckerberg,我的志愿是哈佛大学。”

“真的么?谁知道呢,世事无常吧。”

“怎么会呢.......”Eduardo皱着眉头咬着吸管。

Mark想引导他去普林斯顿,或者别的什么学校都好,只要不是哈佛。

普林斯顿适合Wardo,他在那会过得很好。

他既然已经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他只好改变Wardo的。虽然随意插手别人的命运这事听起来很混蛋,但他坚信这是为了Wardo好。

这样他们就不用再相遇了。

Eduardo不会进入哈佛,他不会认识Mark,不会被卷入facebook的创业故事。他会成为普林斯顿商学院的佼佼者,他可以与其他沉迷天气的同学相谈甚欢,他依然可以赚很多钱。然后他会进入华尔街,穿着高定西服喝着现磨咖啡,享受资本竞技的快感。他会和大学时认识的亚裔女孩结婚,一起去世界各地旅游,挑战极限运动。

他会继续他完美的一生。

Mark为自己想的很少。他自信地想,没有了Eduardo,他会缺少柯克兰窗户上的公式,他会少一笔完全可以自由支配的启动资金,他的官司可能会更艰难。

但他从不怀疑facebook是属于他的。那是只能由他创造的帝国。它可能会晚几个月,或者几年出现,但它依然是他的,变的只是它的效益。Mark不在乎。

只是不会有一个人在凌晨三点来柯克兰了。
不会有人在他说“I need you”的时候真诚地回应“I'm here for you”.
不会有人会在机场等他,淋着大雨质问他。
不会有人再会轻而易举地被一份愚蠢的合同欺骗了。

他只是会从Mark的人生轨迹中消失,这对他们都好。

Mark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继续他的“不让Wardo读哈佛大业”。

“Mr.Zuckerberg,我进学校的时候有女朋友么?”Eduardo问。

“啊?没有。”Mark不是很懂Wardo的脑回路,“为什么这么问?”

“我在想我会不会为了Cathy去普林斯顿.......”Eduardo的声音越说越小,自己脸还红了。

Mark脸都黑了。原来Eduardo高中的时候还喜欢过一个叫什么Cathy的女生,喜欢到愿意为她考虑改变志愿。

不过Wardo确实是容易被感情左右的人。

“年轻人,不要考虑哈佛,真的。”Mark拿出一副职场老前辈的姿态教育他,他觉得Wardo会很吃这一套。

“为什么?不是说先有哈佛再有美国我觉得....”

“那都是骗你们这些移民的,哈佛的风气很不好,那的学生勾心斗角,我知道哈佛的一对好朋友,带着理想进入校园,也确实干出了一番事业,不过最后因为背叛和欺骗最终只能在法庭上见,悲伤的故事对吧?哈佛不是个好选择。”Mark的语速越讲越快,他发现自己还是不能平静地面对这个故事。

16岁的Eduardo有点呆住了,他反驳道:“这种故事很常见,你知道有句老话叫不能和朋友做生意么?这种事会发生在哈佛,也会发生在普林斯顿,这没什么好悲伤的。”

Mark看着他真挚的眼睛想,那是因为你还没体会过失败的痛苦,被你信赖的人抛下的痛苦。

Mark看着他的眼睛问他:“如果这就是你的故事呢?如果那个被欺骗被背叛的人就是你呢,Eduardo Saverin?”

Eduardo呆滞地看着他,问道:“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朋友。”Mark这次回答的很快。

“所以我其实是读了哈佛的,对么?”

“这可不好说,这选择在你。但是我建议你不要读哈佛。”Mark靠在椅背上抱着胳膊,眼神称得上是严厉的。

他这次把选择的权利放在Eduardo手上,真诚地希望他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情况。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能是哈佛?”Eduardo的语气渐渐尖锐起来。

“因为我认识Mr.Saverin,你在哈佛会输的很惨,那不是令人愉快的记忆。我在帮你懂么?你得到了时间的眷顾,我在帮你改变你的人生轨迹。”

“所以我在哈佛过的并不好,对么?”

其实头两年是很幸福的。Mark想,但他点头。

“所以如果我选择了普林斯顿,以你对我的了解,我会过得更好,对么?”

“对。”

“我会考虑的。”Eduardo心烦意乱地说。

Mark不确定他是真的在思考他的建议还是出于礼貌不想和他发生争执而故意拖延,所以他不断强调不要读哈佛这件事,以求达到催眠的效果。不过他当然没忘记提醒Eduardo趁早对那个叫Cathy的女孩打消念头,他撒谎说之前Eduardo喝醉了告诉他他高中暗恋的女生是个拉拉。

后来Eduardo发现Mark这人很奇怪还什么都不愿意说就懒得再跟他说话了,甚至跟Mark一起吃起了蘸酱薯条。然后他看起来越来越困,脑袋开始亲吻桌子。

Mark意识到他要回去了,回到属于他的那个时代。

他一把抓住Eduardo的手问昏昏沉沉的他:“我刚刚跟你说什么?”

Eduardo口齿不清地说:“Cathy是拉拉?”

Mark纠正他:“别去哈佛,记住了么?不过Cathy确实是拉拉,别再喜欢她了。”

Eduardo消失了,只有吸管上的牙印显示着他曾经坐在Mark的对面。

Mark揉了把头发准备回家去睡一觉。明天早上一起来,他将会拥有全新的记忆。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