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川川川

我要学吹彩虹屁

我好喜欢沈易啊,沈易是我这两天的快乐源泉。
嫁人当嫁沈季平。
(祝我自己开学快乐

记录一下。
我爱死这个贴纸了。

爸爸哪也不去(3)

过了这么久才更新是不是都被忘了,我其实,只是,考了个试并且很懒。

前两话链接(1) (2)

简介:

我的名字叫Mark Zuckerberg,原本是知名公司Facebook的CEO,不幸被歹徒灌药而身体变小。身体虽然缩小了,头脑还是一样的好。无论如何,我的目标是追回Wardo!

(3)

不知道为什么又有敏感词

高三,去你个小饼干的。

【底特律】汉克手把手教你谈恋爱1.0

关于情话

汉克没想到自己五十好几的时候也赶了一把时髦。

他在跟仿生人康纳谈恋爱。

这没什么与众不同的,不就是对象比自己小个十来岁么,不就是个男的么,不就是个气人安卓么。

RK800虽然有了人的情绪,但对于感情实在是太迟钝了。在汉克一天无意间向康纳抱怨他迟钝的感情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他发现厨房里飘来了香气。RK800是警用型机器人,应该是不会做饭的。可是当汉克走到厨房的时候,发现康纳穿着围裙,站在餐桌前对他微笑。

是那种明显地讨好地假笑,就和他们刚开始遇见时康纳想要刷他好感度时的微笑一样,毫无诚意。

“你这是干什么?”

“我不用睡觉,所以给你做了早饭。我完全检测了你的身体状况,早餐绝对适合你的营养需求,并且不是以前一样都是垃圾食品。”

汉克看了一眼虽然花里胡哨但是寡淡无味的早饭,对营养早餐的恐惧战胜了对康纳做饭的感动。

“你还会做饭?赛博还给了你这个功能?”

“我自己去下载的。”

汉克随即想到,他既然可以学做饭,那肯定还能学点别的,比如什么姿势之类的。

想什么,他就是个安卓啊!!

不过这早饭还挺好吃的????

康纳很快向汉克证明了自己不只学会了做饭的能力。

在两人即将出门办案前,康纳照例在镜子前理了理领带。

汉克早就习惯了,不过今天,他在照完镜子后扭头看向汉克:“你今天好奇怪啊。”

汉克一下警觉起来:“怎么奇怪了?”

康纳:“怪好看的。”

汉克:“????”

当汉克带康纳开车前往警局上班时,路上遇到了红灯,汉克不耐烦地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

康纳突然开口:“副队长,给你一个受益终身的建议。”

汉克以为他又要说什么修身养性的养老建议,于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还是愿意听康纳说下去。

但是康纳说:“建议你一辈子和我在一起。”

汉克被这句话惊的都不觉得剩余的30秒等待时间长了。

后来康纳突然又说了一句:“我觉得自己盐吃多了。”

汉克:“你个仿生人吃个*的盐啊!!”

康纳:“.........”并默默在自己的情话记录里删去了这句话,并检查了所有与食物相关的情话,确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失误。

他们今天的任务是在警署里做一个案件的后续材料,当发现罪犯的父亲是强奸犯时,汉克小声咕哝了一句“龙生龙凤生凤”之类的话。

这样的声音当然逃不过康纳的耳朵,他突然检索到了一句合适的情话,凑到汉克面前说:“副队长,你的爸爸一定是个小偷。”

汉克气得要拍桌子。

“不然你怎么会偷走我的心呢?”

汉克站起来捶了一下桌子:“你今天到底什么毛病!”

“喜欢你不是毛病。”

汉克无力地坐下,最气人的根本不是这个安卓满嘴尴尬的情话,最气人的是,他说话的时候led是蓝的啊!

这是不是太没有诚意了啊???

吃午饭的时候,康纳问现在几点了,这个问题太不寻常了,你们仿生人自己难道不知道么?汉克今天被康纳吓得十分警惕,放下手里的汉堡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康纳满脸期待地注视着他。

汉克在心里叹了口气:“十二点。”

“不,是我们幸福的起点。”

汉克决定自己今天最好都不要再和康纳讲话了。

然而毕竟还是要一起回家的,在回家的车上,康纳又问:“副队长,你知道世界上最幸福的数字是几么?”

汉克放弃了挣扎,随意答道:“800。”

“不,是5。”

“哦。”

康纳期待地看着汉克,却发现他一点都不好奇为什么是5。

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你不好奇为什么是5么?”

汉克:“你比个5给我看看?”

康纳也没多想,就伸手比了个5。

汉克虽然在开车,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还是准确地握住了康纳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日,好像被反套路了。

汉克满意地看到他的led终于变黄了。

这才走心啊。

在汉克的强烈要求下,康纳删除了他下载的所有土味情话。

虽然知道康纳不是马库斯能唱能画多才多艺,但汉克还是忍不住问他:“康纳,不用网上找到的,你自己说句情话给我听听。”

康纳想了想,歪了下头看着汉克:“副队长,软体不稳定。”

关于TSN的拍摄纪录片

演员设计造型的时候,加菲一身Prada已经穿上了,
镜头给了剧组准备的手表,大概有好几十块,
造型师又给加菲看了几个皮包,让他自己选一个,
最后拿出了一把戒指,让加菲试一试带哪个指头上合适

然后卷老师这边
造型师递给卷老师一个很普通的黑色双肩包:“喏。”
卷老师:“哦。”

超凡1的加菲
p1那个动图以前在奥夫太太的视频里一闪而过,真的是无敌美味了

【ME】一个醉酒梗pwp

抓住520的尾巴发个车吧
大家节日快乐呀

链接在评论里:-D

【ME】爸爸哪也不去(2)

简介:
我的名字叫Mark Zuckerberg,原本是知名公司Facebook的CEO,不幸被歹徒灌药而身体变小。身体虽然缩小了,头脑还是一样的好。无论如何,我的目标是追回Wardo!

本来觉得写的可能有点尬看大家都哈哈哈哈我就放心啦。
这章可能有点点扎心???但我真的是来搞笑的!!!

2.

在Mark跟着Eduardo去买衣服的时候,Chris给Mark发了无数条短信。

他猜测了无数种Mark六岁大的孩子的来源,最后告诉他他要是Eduardo就掐死他的儿子。

Mark直到去吃晚饭时才发现Chris的短信,他淡定地回复:我只是变小了。那个所谓的Mark的儿子就是我自己。

Chris突然觉得伦理片变成了科幻片。

至于为什么Mark告诉Wardo自己是Mark的儿子Eric,这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现在Mark正坐在Eduardo的对面吃汉堡,完全不明白Eduardo正在挣扎怎么与他相处。

“你为什么叫我Wardo叔叔?”

“我爸爸这样叫你。”

“他提到过我?”

“他总是提起你。”Mark直勾勾地看着Eduardo的眼睛。他小时候眼神还没有那么锋利傲慢,Eduardo总是心虚的,他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

Mark喝了一大口可乐。他不自觉地用脚尖拍打地面,他想等Eduardo问一个问题,类似“Mark是怎么说我的”“你知道关于我的什么”,可他又想了想,他好像也给不出什么有实质意义的答案。Chris说他应该道歉,小孩的身份道歉好像更容易了。可Mark说不出口,不管他是Mark还是Eric。

Chris最终给了Eduardo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丰富了Dustin故事的细节部分,把Mark塑造成了一个被媒体陷害还不离不弃带孩子的好爸爸,把Eric说成长得太着急的小朋友。

Eduardo勉强接受了。他不能不接受,他急着找Mark。而Chris更急,他要赶紧找到让Mark变回去的方法,Facebook的CEO不能是个六岁的小孩吧。Dustin是在发现Chris急的都要掉头发了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的。

现在不急的只有变小的Mark Zuckerberg本人。他坐在Eduardo的对面,心无旁骛地看着Eduardo吃薯条。也许他莽撞了,他应该直接告诉Wardo自己的身份,他到现在才意识到要让Wardo接受Mark的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个事实有点强人所难。

“Wardo........”

“嗯?”Eduardo看他,眼神有点茫然,就好像是......隔了很久突然被叫回从前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

Mark吸了口气:“我还想喝可乐。”

Eduardo拒绝了他的请求,并问他在巴黎有没有什么想干的。两个人一起在巴黎玩一玩总比坐在酒店里大眼瞪小眼地等着Chris来救他们好。

“你想去卢浮宫么?或者是凡尔赛宫?”

Mark对艺术一点都不感兴趣,可他想跟Wardo一起,类似旅游。他们从前从没一起做过的事,他们喜欢的东西完全不同,他们很少一起看电影,一起泡图书馆,逛超市......做那些别的好朋友们会做的事。他们唯一相同的爱好可能就是亚裔女孩,不过现在连这个共同点都没了。

“去哪里都可以。”

Eduardo带Mark回自己住的酒店,随即发现自己住的是单人间。

“我去换个房间,我们可以一人睡一张床。”

Mark拉住他的袖子:“我怕黑,我不敢一个人睡一张床。”

呵,你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会怕黑。

“我在家也总是和我爸爸一起睡的。”

Eduardo的表情明显不相信Mark会带小孩一起睡觉。

“我爸爸说你们上大学的时候,你总是非要跟他睡一张床呢。”

“把‘非要’两个字去掉!我那是.......Mark怎么这种事都跟你说!”

Mark耸了耸肩:“他还说你总是去他的宿舍。”Mark的语气十分自然,作为一个孩子,他十分自然地说出了他和Eduardo的过去,只是也许不会这么自然地说出后面的一句:“他说他很喜欢在哈佛的日子。”

Eduardo明显愣住了,他显然不会想到Mark居然这样告诉他的儿子他们以前的事,居然会这样频繁地提到他。他以为Mark会把他从自己的人生中除名,然后在满头白发的时候围着炉火给儿孙们讲起一个好笑的故事,说他年轻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怎样的傻瓜。不过Mark大概是不喜欢炉火的。

“哈佛是个很好的地方么?”Mark打破了Eduardo的沉默。

Eduardo露出温柔的微笑:“算是吧。”

Mark迟钝的神经直到Eduardo去洗澡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Wardo和Chris的聊天记录才逐渐意识到,即使绅士如Eduardo,也会因为被莫名其妙甩了个小孩而生气恼火。

特别是那个小孩还是个混蛋的儿子。

Mark难得的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Eduardo此时也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孩子.......大概也只有想象这个小孩是Wardo生的能让他好受一点了。

在这个意外之前,Mark曾经入侵了会议主办方的电脑,将自己的座位和Eduardo放在一起。他当时只是想找一切机会接近Eduardo。

不过现在就没这个必要了,他估计明天Eduardo看到空荡荡的的座位上写着Mark Zuckerberg的名字又会生一次他的气。他决定再偷偷把自己的位置调开。

反正会场还没有布置。

当Mark敲打着键盘的时候,Eduardo洗完澡出来了。一把拎住了小卷毛的睡衣领子:“别玩电脑了,早点睡觉。”

“我马上就完成了。”Mark依然盯着眼前那些代码面不改色,尽管他知道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做这些事显得太不同寻常了,不过Wardo应该没时间关注这个。

“你怎么打开我的电脑的?”

“它本来就是开着的。”Mark数不清今天撒了多少个慌了。他的心情有点微妙,Eduardo还是和以前一样,他永远不懂他指尖下创造的是怎样美妙而伟大的杰作。不过好处是,此刻他不会产生怀疑。

他们的床很大,他们从来没有一起睡过这么大的床。他们以前一起睡在柯克兰的床上,总是得挨得很近。Mark大二的那个暑假租的房子里有一张大床,他曾经想过Eduardo来了他们可以一起睡那张床。那张床柔软又宽敞,也许不能挨得那么近了,但可以让Eduardo的手脚伸展得更开一点。

那个愿望当然最终是没能实现的。不过人生真是有趣,这么多年以后,Mark居然又和Eduardo睡在一张床上了,虽然是以这种滑稽的方式。

他翻了个身,凑过去闻了闻Eduardo发梢上清香的洗发水的味道,很快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他闻到了多年前一直充斥在空气里、却被他一直忽视的雨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