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川

我要学吹彩虹屁

【GGAD】二十五集迷你剧

酥山:

1.


盖勒特·格林德沃小的时候,他姑婆巴希达来看他。姑婆说他长得很像小说男主角,不仅长得像,智商也像。巴希达跟盖勒特他爹断言道:“这孩子长大以后不得了,看着像做大事的人。”


盖勒特把这话听进去了,不仅听进去了,还深以为然。盖勒特他爹却是个老实人,听到这话吓个半死,赶紧把家里的儿童飞天扫帚、飞路粉、魔药魔法书都藏起来,每天晚上坐在盖勒特床头给他念麻瓜童话。


盖勒特心想:麻瓜真是烦死了!


 


2.


他挖空心思在家里搞破坏,辛辛苦苦从沙发缝里挖出纳特来攒着,认真地执行着颠覆世界的计划。别人的计划就是想想而已,没有什么实际危害性。但神童盖勒特在学会用铁丝撬开他爹的书柜后,就开始用实际行动迫害着他家花园里的花花草草,企图在五岁的时候打破世界纪录研究出狼毒药剂2.0。在牵牛花快被全部摘干净时,老格林德沃挥舞着魔杖从房门里冲出来,打破了盖勒特的第一个童年梦想。


 


3.


在凑到三个西可零四枚纳特的时候,盖勒特收到了德姆斯特朗的录取通知书。他不负众望地成为了第一届第二届和第三届校草,每天故意把领带系歪,在老师讲到一半的时候大声说出答案,踩着同学的肩膀跳到屋顶上背书。盖勒特觉得自己的同学又蠢又无聊,每天看到他要么就是傻笑要么就是尖叫,于是他总是摆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其实心里还有点小兴奋呢。


 


4.


被退学后盖勒特回家帮姑婆种地。


某一天巴希达对他说:“家里没萝卜了,你去买点萝卜回来。”


盖勒特铺开地图,用直尺在家和菜市场之间作了条直线。这条直线切过一片沼泽地,一座高山和一条小河。巴希达走过来看了看,指了指地图上另一条小路:“走这条全是平原的路不好吗?”


盖勒特对巴希达的建议不屑一顾。他带上菜篮子、钱和指南针,顺着自己画出来的线自信满满的走了出去。


 


5.


盖勒特艰难地带着一筐萝卜爬了回来。到达小河时,他实在走不动了。


“喂,你有没有魔杖啊?”他对前面一个看上去还挺顺眼的背影喊道。如果他说有,那就抢过来幻影移行;如果他说没有,那他就是在撒谎,因为盖勒特刚刚看到他用魔杖除草。


那也要抢过来幻影移行。


红头发的青年转过头来,他说:


“啊?”


盖勒特手中的筐子掉在了地上,萝卜滚了一地。


姑婆说的没错,盖勒特想。我不仅是小说男主角,还是个BL小说男主角。


 


6.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在线上你还能遇到阿不思·邓布利多。盖勒特决定以后称霸世界的时候把这句话定为真理。


最后阿不思带着他一起幻影移行回到了姑婆家。盖勒特发现阿不思就住在他隔壁。


“可是你为什么不走平原那条路呢?”盖勒特问道。


红头发的青年有和他一样傲慢的眼神,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因为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他简慢地回答。


 


7.


盖勒特在那一瞬间下定决心。


“加入格林德沃有限公司吧!包吃包住,还能成为小说男主角。”


阿不思不明白是什么小说的男主角。他不着痕迹地观察着格林德沃,企图看出他日后疯疯癫癫的倾向。但金发少年颅骨形状完美,四肢协调,三庭五眼,目光坚定——


不管这是什么小说,跟着主角混待遇肯定不会差。(哈哈哈哈他会后悔的!)


 


8.


阿不思知道山谷里所有种了牵牛花的家庭,而盖勒特提供飞天扫帚。在某一天晚上,他们联手作案,把山谷里的牵牛花一扫而空。


“后来我没有研制出狼毒药剂2.0,但是做出了最好喝的花蜜。”盖勒特在六点五十九分的时候这样告诉阿不思。“秘诀是要在一天之中最有魔力的时刻——早上七点开始熬制。”


在离家万里的戈德里克山谷,盖勒特再一次挥动魔杖,不是为了炸掉坩埚,而是为了给阿不思还原记忆里一种甜蜜的味道。


 


9.


“我还是觉得你不该跟他在一起,哥。”阿不福思说。


阿不思说我知道为什么你这么说。


阿不福思说我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你错了。


阿不思说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我都知道,弟弟。但是我已经决定和他在一起了,可能是因为他长得帅吧。


阿不福思很生气地找盖勒特约架去了。


 


10.


后来阿不思果然后悔了。


阿利安娜死了。


 


11.


盖勒特很生气。


他一个人去德国魔法部窃取情报,没有人给他放风。盖勒特想起一个红头发的人,立马怒气冲冲。


他一个人去巷子里堵人,结果那人从巷子另一头跑了。盖勒特想起一个红头发的拿着英国产魔杖的人,赶紧火冒三丈。


他一个人去贴小广告,结果花了三天才贴满一个墙头。盖勒特想起一个红头发的、拿着英国产魔杖的、蓝眼睛的人,马不停蹄地在心里骂起娘来。


在某个夜晚,他终于拿到了那根接骨木魔杖。他本来想帅气地飞出去,但主人发现了他,他只好狼狈地从窗台上跳下去。


当然,姿势很帅,毕竟他是男主角,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他跳下去的时候无意中喊的那声。


他说,


“阿不思,接住我!”


 


12.


危险。


他忘记生气了。


盖勒特握着魔杖站在那里,努力用怒火让自己振作起来。但是那个红头发的、拿着英国产魔杖的、有很好看蓝眼睛的人非常狡猾。在某个疏忽的时刻,他躲过了怒火的追击,笑眯眯地站在那里。


盖勒特开始奔跑,他握着最厉害的魔杖,完成了童年梦想的三分之一,但是现在又慌张又害怕,就像他逃离戈德里克山谷时一样。他期望自己的灵魂能跑出这个让人窒息的肉体,于是很努力地甩动双腿,挥舞手臂,在夜色沉沉的街道中无声尖叫。


但是阿不思还站在那里。


盖勒特停下来了。他失去了怒火的保护,一时间茫然无措。


 


13.


盖勒特在美国遇到了阿不思的学生。他的学生也让人生气,又蠢又笨,脸上还有雀斑。


“所以邓布利多为什么喜欢你?”


他凭什么喜欢你?你凭什么让他喜欢?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他是在多少人面前说喜欢你的?他是怎么表达这种喜欢的?你确定你没有自作多情吗?


他不是说他只喜欢我吗?


他还喜欢我吗?


 


14.


阿不思的学生扔了个脏兮兮的神奇动物把他捆住了。


盖勒特想…盖勒特什么也想不了了,他大脑一片空白,这回真他妈丢人。


 


15.


幸好在决斗的时候阿不思没有提这茬,不然盖勒特可能会在他身上多丢几个恶咒。


盖勒特惊讶地发现阿不思比他还要生气。


这个时候应该问好,于是盖勒特竖起魔杖。


阿不思也竖起魔杖。


盖勒特的魔杖尖上开出一朵牵牛花,花瓣上有早晨七点的露水。


 


16.


“…我开玩笑的。”


 


17.


我可能是个假的BL小说男主角。


盖勒特躺在冰冷的石板上,第一次这样想。


他没有想过可能作者就是个变态,或者小说设定本来就是个赚人眼泪的悲剧。他仔细思考整个故事,想找出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就从开头开始吧。他遇见阿不思,阿不思也遇见他。


他爱阿不思,阿不思也爱他。


他没有往后想了。夏日悠长,蝉噪林静。盖勒特闭上眼睛,好像听到了阿不思吹的口哨。


 


18.


你以为就这样结束了?


 


19.


盖勒特铺开世界地图,在纽蒙迦德和霍格沃茨之间画了一条直线。直线经过无数座高山,无数个沼泽以及无数条大河。


根据格林德沃第一定律,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在直线上你还能遇到阿不思·邓布利多。


 


20.


晚上七点,霍格沃茨校长准备去散散步。他打开窗户,看到一只手牢牢扒在窗台上。


霍格沃茨校长惊叫一声,随即被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捂住嘴巴。


“我的古灵阁钥匙在床底下的鞋盒子里。”


“不感兴趣。”


“学校的有求必应屋在六楼巨怪地毯后面。”


“那是干什么的?虽然我也不感兴趣。”


阿不思眨眨眼睛。


“格林德沃?”


蓬头垢面的人露出了一个脏兮兮的笑容,他的牙齿居然还是闪闪发光的,真不公平。阿不思想到了自己昨天拔掉的第二颗蛀牙,愤愤不平。


“是盖勒特。”


 


21.


盖勒特坐在校长椅上。


好吧,盖勒特坐在校长椅和办公桌之间的空地上。


好吧,盖勒特藏在办公桌下面,阿不思坐在椅子上不停用脚踢他。


麦格担心地问:“您真的没事吗,邓布利多教授?”


“散不了步,做一些踢腿运动也是好的。”阿不思笑得善解人意。




22.


审问开始了。


“你是怎么出来的?”


“在某天早上七点,”盖勒特这样告诉他:“我看到纽蒙迦德监狱门口开了一枝牵牛花。我每天坐在窗前看着它一点点爬过来,爬过岩石、枯木和水坑。五年后它终于爬到了我窗前,于是我顺着它的藤蔓从窗口逃出去了。”


阿不思看起来深受感动。他点了点头,用一番爱的道理感化了盖勒特,还给他在校长室铺了地铺。


盖勒特直到盖上被子依然满心不可思议。


他信了!他居然信了!他居然真的信了!


感谢老爹的麻瓜童话。


 


23.


“你不会想留下来吧。”


“唔。”


“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


“唔。”


“阿不福思就在不远的霍格莫德村。”


“唔。唔?!”


盖勒特松开了压着阿不思的手,从阿不思嘴唇上抬起头来。


 


24.


一部美好的BL小说应该具备这些品质。两个人要吵架、和好、再吵架、再和好。


最好在床上和好。


如果是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就更好了。




25.


感谢格林德沃第一定律。

【毒液/暴卡pwp】卡尔顿和暴乱无法在食物上达成共识

卡尔顿尝试带暴乱吃点正常的东西。

起码不要是活物。

他们现在在熟食市场漫步。卡尔顿对这里非常陌生。为了保持健康,他与所有的垃圾食品和快餐绝缘,而这种人声嘈杂,食品质量堪忧的熟食市场,他从来不会光顾。

然而这里食品种类很多,即使有暴乱突然大开杀戒的风险,也不妨带他来这里试试看。

暴乱显然明白卡尔顿带他来这里的原因。他看着熙攘的人群,卡尔顿觉得自己几乎按捺不住暴乱带给他的冲动。那些熙熙攘攘的才是食物。

“我们说好了的。”他语气很弱,在暴乱这个他崇敬的更强大、更高等的生物面前,他总是这样,像一个卑微又胆怯的狂热教徒,多数时候,他会把不安和不满默默忍受。

但是他实在要受不了那些通过他的嘴咽下的活物了。他刚开始没有抗议,只是谨慎地让自己不要沾上腥味和病态地刷牙洗手。不过当已经无法被动物满足的暴乱提出要吃人的时候,他决定还是要做出一些改变。

“我明白。现在,让我们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卡尔顿咽了下口水,在人群中徘徊。他虽然没有来过,但很熟悉这里的布局。他的节奏控制的很好,没有重复的路线,但保证经过每一个摊点。

这里人很多。这种肤色、口音、职业的人混杂。不少附近工厂下班的工人成群地在这里晃荡,他们嗓门和块头成正比,还有大声砍价的家庭主妇和毛手毛脚的送货员。卡尔顿在人群中前进,偶尔被碰撞,或是为粗鲁的语言皱眉。

“你不喜欢他们。”

“当然......他们太愚昧,完全不知道......”

“我们可以很快解决他们。”

“不不不不不!”卡尔顿忍不住喊出来,好在嘈杂的市场里,没有人会听到他的自言自语。

他解释道:“这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里人太多,如果他们认出是我.......”

“右边,这个看起来不错。”

是油炸食品。卡尔顿讨厌油炸食品。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上一次吃是什么时候,认为无论怎样都好过生吃鳗鱼,还是掏出钱包买了许多。

打包的阿姨看着他苗条的身材疑惑地打量一个这样的年轻人为什么要买这么多薯条。

以防薯条不合暴乱的口味,卡尔顿决定再买点别的。

这次暴乱选了炸肉丸。

啊,又是油炸食品。

又买了很多。卡尔顿觉得不太方便拿了,但是这里人太多,好像没有手推车之类的东西。

就在他苦恼的时候,他感到人群中一只大手覆上了他的屁股。

后文走微博,链接在评论。

我好喜欢沈易啊,沈易是我这两天的快乐源泉。
嫁人当嫁沈季平。
(祝我自己开学快乐

爸爸哪也不去(3)

过了这么久才更新是不是都被忘了,我其实,只是,考了个试并且很懒。

前两话链接(1) (2)

简介:

我的名字叫Mark Zuckerberg,原本是知名公司Facebook的CEO,不幸被歹徒灌药而身体变小。身体虽然缩小了,头脑还是一样的好。无论如何,我的目标是追回Wardo!

(3)

不知道为什么又有敏感词

高三,去你个小饼干的。

【底特律】汉克手把手教你谈恋爱1.0

关于情话

汉克没想到自己五十好几的时候也赶了一把时髦。

他在跟仿生人康纳谈恋爱。

这没什么与众不同的,不就是对象比自己小个十来岁么,不就是个男的么,不就是个气人安卓么。

RK800虽然有了人的情绪,但对于感情实在是太迟钝了。在汉克一天无意间向康纳抱怨他迟钝的感情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他发现厨房里飘来了香气。RK800是警用型机器人,应该是不会做饭的。可是当汉克走到厨房的时候,发现康纳穿着围裙,站在餐桌前对他微笑。

是那种明显地讨好地假笑,就和他们刚开始遇见时康纳想要刷他好感度时的微笑一样,毫无诚意。

“你这是干什么?”

“我不用睡觉,所以给你做了早饭。我完全检测了你的身体状况,早餐绝对适合你的营养需求,并且不是以前一样都是垃圾食品。”

汉克看了一眼虽然花里胡哨但是寡淡无味的早饭,对营养早餐的恐惧战胜了对康纳做饭的感动。

“你还会做饭?赛博还给了你这个功能?”

“我自己去下载的。”

汉克随即想到,他既然可以学做饭,那肯定还能学点别的,比如什么姿势之类的。

想什么,他就是个安卓啊!!

不过这早饭还挺好吃的????

康纳很快向汉克证明了自己不只学会了做饭的能力。

在两人即将出门办案前,康纳照例在镜子前理了理领带。

汉克早就习惯了,不过今天,他在照完镜子后扭头看向汉克:“你今天好奇怪啊。”

汉克一下警觉起来:“怎么奇怪了?”

康纳:“怪好看的。”

汉克:“????”

当汉克带康纳开车前往警局上班时,路上遇到了红灯,汉克不耐烦地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

康纳突然开口:“副队长,给你一个受益终身的建议。”

汉克以为他又要说什么修身养性的养老建议,于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还是愿意听康纳说下去。

但是康纳说:“建议你一辈子和我在一起。”

汉克被这句话惊的都不觉得剩余的30秒等待时间长了。

后来康纳突然又说了一句:“我觉得自己盐吃多了。”

汉克:“你个仿生人吃个*的盐啊!!”

康纳:“.........”并默默在自己的情话记录里删去了这句话,并检查了所有与食物相关的情话,确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失误。

他们今天的任务是在警署里做一个案件的后续材料,当发现罪犯的父亲是强奸犯时,汉克小声咕哝了一句“龙生龙凤生凤”之类的话。

这样的声音当然逃不过康纳的耳朵,他突然检索到了一句合适的情话,凑到汉克面前说:“副队长,你的爸爸一定是个小偷。”

汉克气得要拍桌子。

“不然你怎么会偷走我的心呢?”

汉克站起来捶了一下桌子:“你今天到底什么毛病!”

“喜欢你不是毛病。”

汉克无力地坐下,最气人的根本不是这个安卓满嘴尴尬的情话,最气人的是,他说话的时候led是蓝的啊!

这是不是太没有诚意了啊???

吃午饭的时候,康纳问现在几点了,这个问题太不寻常了,你们仿生人自己难道不知道么?汉克今天被康纳吓得十分警惕,放下手里的汉堡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康纳满脸期待地注视着他。

汉克在心里叹了口气:“十二点。”

“不,是我们幸福的起点。”

汉克决定自己今天最好都不要再和康纳讲话了。

然而毕竟还是要一起回家的,在回家的车上,康纳又问:“副队长,你知道世界上最幸福的数字是几么?”

汉克放弃了挣扎,随意答道:“800。”

“不,是5。”

“哦。”

康纳期待地看着汉克,却发现他一点都不好奇为什么是5。

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你不好奇为什么是5么?”

汉克:“你比个5给我看看?”

康纳也没多想,就伸手比了个5。

汉克虽然在开车,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还是准确地握住了康纳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日,好像被反套路了。

汉克满意地看到他的led终于变黄了。

这才走心啊。

在汉克的强烈要求下,康纳删除了他下载的所有土味情话。

虽然知道康纳不是马库斯能唱能画多才多艺,但汉克还是忍不住问他:“康纳,不用网上找到的,你自己说句情话给我听听。”

康纳想了想,歪了下头看着汉克:“副队长,软体不稳定。”

关于TSN的拍摄纪录片

演员设计造型的时候,加菲一身Prada已经穿上了,
镜头给了剧组准备的手表,大概有好几十块,
造型师又给加菲看了几个皮包,让他自己选一个,
最后拿出了一把戒指,让加菲试一试带哪个指头上合适

然后卷老师这边
造型师递给卷老师一个很普通的黑色双肩包:“喏。”
卷老师:“哦。”

超凡1的加菲
p1那个动图以前在奥夫太太的视频里一闪而过,真的是无敌美味了

【ME】一个醉酒梗pwp

抓住520的尾巴发个车吧
大家节日快乐呀

链接在评论里:-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