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川川川

我要学吹彩虹屁

【ME】爸爸哪也不去(2)

简介:
我的名字叫Mark Zuckerberg,原本是知名公司Facebook的CEO,不幸被歹徒灌药而身体变小。身体虽然缩小了,头脑还是一样的好。无论如何,我的目标是追回Wardo!

本来觉得写的可能有点尬看大家都哈哈哈哈我就放心啦。
这章可能有点点扎心???但我真的是来搞笑的!!!

2.

在Mark跟着Eduardo去买衣服的时候,Chris给Mark发了无数条短信。

他猜测了无数种Mark六岁大的孩子的来源,最后告诉他他要是Eduardo就掐死他的儿子。

Mark直到去吃晚饭时才发现Chris的短信,他淡定地回复:我只是变小了。那个所谓的Mark的儿子就是我自己。

Chris突然觉得伦理片变成了科幻片。

至于为什么Mark告诉Wardo自己是Mark的儿子Eric,这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现在Mark正坐在Eduardo的对面吃汉堡,完全不明白Eduardo正在挣扎怎么与他相处。

“你为什么叫我Wardo叔叔?”

“我爸爸这样叫你。”

“他提到过我?”

“他总是提起你。”Mark直勾勾地看着Eduardo的眼睛。他小时候眼神还没有那么锋利傲慢,Eduardo总是心虚的,他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

Mark喝了一大口可乐。他不自觉地用脚尖拍打地面,他想等Eduardo问一个问题,类似“Mark是怎么说我的”“你知道关于我的什么”,可他又想了想,他好像也给不出什么有实质意义的答案。Chris说他应该道歉,小孩的身份道歉好像更容易了。可Mark说不出口,不管他是Mark还是Eric。

Chris最终给了Eduardo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丰富了Dustin故事的细节部分,把Mark塑造成了一个被媒体陷害还不离不弃带孩子的好爸爸,把Eric说成长得太着急的小朋友。

Eduardo勉强接受了。他不能不接受,他急着找Mark。而Chris更急,他要赶紧找到让Mark变回去的方法,Facebook的CEO不能是个六岁的小孩吧。Dustin是在发现Chris急的都要掉头发了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的。

现在不急的只有变小的Mark Zuckerberg本人。他坐在Eduardo的对面,心无旁骛地看着Eduardo吃薯条。也许他莽撞了,他应该直接告诉Wardo自己的身份,他到现在才意识到要让Wardo接受Mark的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个事实有点强人所难。

“Wardo........”

“嗯?”Eduardo看他,眼神有点茫然,就好像是......隔了很久突然被叫回从前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

Mark吸了口气:“我还想喝可乐。”

Eduardo拒绝了他的请求,并问他在巴黎有没有什么想干的。两个人一起在巴黎玩一玩总比坐在酒店里大眼瞪小眼地等着Chris来救他们好。

“你想去卢浮宫么?或者是凡尔赛宫?”

Mark对艺术一点都不感兴趣,可他想跟Wardo一起,类似旅游。他们从前从没一起做过的事,他们喜欢的东西完全不同,他们很少一起看电影,一起泡图书馆,逛超市......做那些别的好朋友们会做的事。他们唯一相同的爱好可能就是亚裔女孩,不过现在连这个共同点都没了。

“去哪里都可以。”

Eduardo带Mark回自己住的酒店,随即发现自己住的是单人间。

“我去换个房间,我们可以一人睡一张床。”

Mark拉住他的袖子:“我怕黑,我不敢一个人睡一张床。”

呵,你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会怕黑。

“我在家也总是和我爸爸一起睡的。”

Eduardo的表情明显不相信Mark会带小孩一起睡觉。

“我爸爸说你们上大学的时候,你总是非要跟他睡一张床呢。”

“把‘非要’两个字去掉!我那是.......Mark怎么这种事都跟你说!”

Mark耸了耸肩:“他还说你总是去他的宿舍。”Mark的语气十分自然,作为一个孩子,他十分自然地说出了他和Eduardo的过去,只是也许不会这么自然地说出后面的一句:“他说他很喜欢在哈佛的日子。”

Eduardo明显愣住了,他显然不会想到Mark居然这样告诉他的儿子他们以前的事,居然会这样频繁地提到他。他以为Mark会把他从自己的人生中除名,然后在满头白发的时候围着炉火给儿孙们讲起一个好笑的故事,说他年轻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怎样的傻瓜。不过Mark大概是不喜欢炉火的。

“哈佛是个很好的地方么?”Mark打破了Eduardo的沉默。

Eduardo露出温柔的微笑:“算是吧。”

Mark迟钝的神经直到Eduardo去洗澡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Wardo和Chris的聊天记录才逐渐意识到,即使绅士如Eduardo,也会因为被莫名其妙甩了个小孩而生气恼火。

特别是那个小孩还是个混蛋的儿子。

Mark难得的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Eduardo此时也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孩子.......大概也只有想象这个小孩是Wardo生的能让他好受一点了。

在这个意外之前,Mark曾经入侵了会议主办方的电脑,将自己的座位和Eduardo放在一起。他当时只是想找一切机会接近Eduardo。

不过现在就没这个必要了,他估计明天Eduardo看到空荡荡的的座位上写着Mark Zuckerberg的名字又会生一次他的气。他决定再偷偷把自己的位置调开。

反正会场还没有布置。

当Mark敲打着键盘的时候,Eduardo洗完澡出来了。一把拎住了小卷毛的睡衣领子:“别玩电脑了,早点睡觉。”

“我马上就完成了。”Mark依然盯着眼前那些代码面不改色,尽管他知道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做这些事显得太不同寻常了,不过Wardo应该没时间关注这个。

“你怎么打开我的电脑的?”

“它本来就是开着的。”Mark数不清今天撒了多少个慌了。他的心情有点微妙,Eduardo还是和以前一样,他永远不懂他指尖下创造的是怎样美妙而伟大的杰作。不过好处是,此刻他不会产生怀疑。

他们的床很大,他们从来没有一起睡过这么大的床。他们以前一起睡在柯克兰的床上,总是得挨得很近。Mark大二的那个暑假租的房子里有一张大床,他曾经想过Eduardo来了他们可以一起睡那张床。那张床柔软又宽敞,也许不能挨得那么近了,但可以让Eduardo的手脚伸展得更开一点。

那个愿望当然最终是没能实现的。不过人生真是有趣,这么多年以后,Mark居然又和Eduardo睡在一张床上了,虽然是以这种滑稽的方式。

他翻了个身,凑过去闻了闻Eduardo发梢上清香的洗发水的味道,很快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他闻到了多年前一直充斥在空气里、却被他一直忽视的雨水的味道。




评论(10)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