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川川川

我要学吹彩虹屁

【ME】选择(7)完结

16岁的花朵和26岁的花朵时空互换
16岁的花朵遇到了26岁的马总
26岁的花朵遇到了16岁的马总

完结了,希望没有觉得突然

话说,出于恶趣味,想写一个16岁的马,26岁的马和26岁花的3p,有人看嘛w

前文点我头像

正文↓↓↓↓

Mark在床上醒来,他看了眼手表,发现自己只睡了两个小时。

距他送走16岁的Wardo倒头就睡在自己家的床上只过去了两个半小时。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对小Wardo说的每一句话,他再往前追溯,他还记得他与Wardo的官司,他们一起创建的facebook,那一个个在柯克兰度过的夜晚。

什么都没有变。

Eduardo依然选择了哈佛。他依然在新生派对上走向Mark,成为他的好友,给他一笔启动资金,在加州的雨夜里找他,被他欺骗,跟他协议,带着巨额的财富前往新加坡。

他选择了Mark,在他16岁的时候。

Mark动用facebookCEO的特权为自己买了一张飞往新加坡的机票,电话说不清楚,他一定要去找Wardo。

他的手机里一直储存着他的电话,他对Wardo居住的地方了如指掌。如今他终于鼓起勇气去找他。

Mark在飞机上睡着了。在醒来的时候,距目的地还有一个小时,他理了理头发,思考该对Wardo说什么。

Eduardo是从办公室里醒来的。

他小憩了两个多小时,恰好是他和16岁的Mark相处的时间。

他伸了个懒腰,理了理纷乱的思绪。

他突然想到,Mark刚刚应该和16岁的自己说了那句困扰他青春期的话——不要读哈佛。

当然,他跟Cathy也没在一起,拜Mark所赐。

但是他自己也很好奇,为什么对于Cathy他愿意轻易地妥协放弃,而面对那个在哈佛与某人发生的一段故事,他无法释怀。他在16岁的时候就敏锐地察觉到了,那个故事里的另一个主人公就是坐在自己对面的卷毛先生,他在一场商业竞争中打败了自己。可他又想帮自己,他的语气尖锐,但更像是对他自己的苛责。Eduardo相信选择普林斯顿是为了自己好,但在潜意识里,他不想失去和那个陌生人的联系,即使这种联系要以自己以后的失败为代价。

Eduardo觉得自己真是傻。但既然已经傻了,就要傻到底。

他发现今天到美国的机票已经卖完了,于是订了第二天的,他要去加州,那个给他留下阴影的地方找Mark,把两个时空的事情解决清楚。

不仅如此,他还要清算那些以前的东西。他在与小Mark相处过程中明白的、关于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和怎么做的问题。

他不用问Mark,只需要在自己16岁时模糊的记忆里翻找就可以知道,Mark也许和自己一样,都对他们的感情抱一点隐隐的期待。不过Mark做的更彻底——他要直接改变Eduardo的命运,哪怕赔上整个facebook。

想到这里Eduardo稍微有点感动。

不过他觉得自己也许该建议小Mark去当魔术师,那会很有趣。

他的手指不停地滑动手机,想要打Mark的电话。自己还保留着他的联系方式,这听起来真丢人。

当他终于打过去了,发现Mark的手机关机了。

Eduardo睡了一觉,清理好了行李,直接去机场。

当他刚走进机场的时候,有个人粗鲁地拉住了他的胳膊,他只看清了几根卷发,就直接被他抱在了怀里。

是Mark啊。Eduardo想,他突然觉得16岁的自己,那个愚蠢的选择是这么美好。

Eduardo觉得Mark的肩膀在颤抖。他的脸埋在自己的肩膀上,胳膊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腰。路人诧异地看着他们,但是都无所谓了。

“Mark,你哭了么?”Eduardo一边拍Mark的背一边问。

“没有,我只是......”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哽咽,“我只是想你了。”

“是想我了,还是庆幸我们没有忘记彼此?”

Mark把头从他肩膀上抬起来:“你都知道了?我和你16岁时候的事?”

“你真是个混蛋Mark,居然企图改变我的志愿。”

“你是个傻瓜,Wardo,你居然这么固执,你在我告诉你.....”Mark好像气愤地不知道说什么了,“你真是个傻瓜。”

“你爱这个傻瓜,不是么?”Eduardo笑着看着他。

Mark再一次抱住了他。

之后他们一起坐地铁回家,晚上的地铁里没有什么人,偶尔行驶到地面上的时候,能看到窗外高大茂密的树木黑漆漆的影子。肩并肩坐在一起,Mark问Eduardo能不能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Eduardo照做了,他Mark伸手抱住了他的肩膀,好像长舒了一口气。

“为什么想这样做?”

“我想这样搂住你一次,因为上一次,对你来说就是昨天,你其实靠在我的肩膀上了,但是我没能搂住你,我犹豫太久了。”

“这一次你搂着喽。”Eduardo说着在他肩头蹭了蹭。

“嗯,Wardo,我不会松手了。”他说着用力捏了一下Eduardo的肩膀,好像确认什么。

“等等,你是不是从你呃......16岁的时候就喜欢我了。”

Mark沉默了很久,然后嗯了一声。

Eduardo笑起来,叫唤着“脖子酸”离开了Mark的肩膀。

Mark犹豫了一下说:“你一下就消失了,我当时吓坏了。我回家之后做过关于你的梦,你知道的,那种梦,很多次。然后我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中国的鬼故事,一度怀疑你是勾引男人吸食人的灵魄的鬼。”

Eduardo笑的不能自已。

“你呢,Wardo,你16岁的时候对我怎么看?”他停顿了一下又问,“为什么我告诉你了你会失败你还是选择了哈佛?”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个故事讲的就是我们两个?”

“你看出来了?”

“天,你的表情难过的就像要哭了,我都怀疑那个失败的人是你。我当时思考了很久,对那个故事的印象很模糊了,但是我想,如果有一个人跟我有这么深的羁绊,如果在失去我之后他依然很自责,如果我们,也许有转机,那我就应该去读哈佛。”

Mark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感谢小Wardo的固执和不成熟的思考,他让Wardo与他历经重重纠缠与困难又回到了彼此的身边。

在Eduardo的公寓的玄关处,Mark疑神疑鬼地到处打量着。

“Mark,我家没有别人住。”

被戳穿了的Mark一点也不紧张,他得寸进尺地说:“我就看看,要是有人我早就知道了。”

他们喝了点酒,Eduardo觉得自己很想吻Mark。

其实在刚见面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想法离去,但是当时有太多话要说,嘴巴不能干这种浪费时间的事,但现在,夜还很长。

他从来都知道做这种事不能等Mark主动,那小子当年犹豫要不要搂住他都想了十五分钟。

于是在Mark再想张嘴说话的时候,他直接吻住了他。

舌头很容易就进去了。热情的南美血统天生就知道怎么接吻,他的舌头搅着Mark的,翻滚的水声和吞咽的声音,在Mark急切地凑上去想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他狡黠地退了出来,并且轻轻在Mark的下唇上咬了一下。

Eduardo揉着Mark的头发教育他:“Mark,接吻的时候不要睁着眼睛,我感觉到你在不停地眨眼睛。”

“我想看你。”

于是Eduardo又吻了Mark一次,他确定这次Mark闭上了眼睛。

当Mark急切地想把他推倒在椅子上的时候,Eduardo喊着“wait”推开了他。

Mark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天,你不是想做吧。”

“为什么不。”

Eduardo泄气地说:“果然还是......我们的节奏总是不一样!不管是对facebook还是对感情。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先把问题解决了么?”

“Wardo,是你先吻我的。”

“...........”Eduardo不知道该说什么,揉了Mark的脸,他尖锐的面部线条变形成滑稽的形状。

Mark握住Eduardo的手:“你想问什么?”

Eduardo想了一下问:“你想要什么?呃,不管是现在的还是从前的。”

“你。”

“Mark,你这样很狡猾。”

“好,我以前想要名誉......不,成功,或者是成就感,它在我的世界里就是facebook,一个很酷的facebook。”

Eduardo发现他在说起facebook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他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伤心。

“那是以前,Wardo,我在见到你,16岁的你时才知道我想要你。”他顿了一下:“我做的那些事,我当时没有一点愧疚。但那些事确实伤害了你,我只是想以此证明我比你强,如果我想要征服你,我就必须要比你强,让你看到我的实力,没有你我也可以做的很好。”

“Mark,你应该知道感情不是服从。”

“我说过那是以前的我。”

Eduardo笑着说:“你这是诡辩,Mark。”

“你呢,Wardo,我早知道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为什么每一次都选择了我呢?你想要什么?”

Eduardo歪着头想了一下:“你。”

“抄袭。我要起诉你,Mr.Saverin。”

然后他们笑着抱在了一起。

Mark一直没对Eduardo说谢谢你选择了我。

在之后很长的时间里,Mr.Zuckerberg和Mr.Saverin也依然在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时空的互换给了他们解决问题的勇气。因为内心的选择,他们再次走到了一起,所以哪怕过程再艰辛,矛盾再多,他们也会一步步走过去。

END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