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川川川

我要学吹彩虹屁

【杀破狼】生辰的意义

写一个顾昀/长庚的生辰同人

杀破狼是我的朱砂痣,每次看都有不一样的感觉,比如最近一次看就很想嫁给沈老妈子

本来觉得皮皮的原作无法超越,所以怎样写都不够还原,不会去写她的作品的同人,但是觉得既然喜欢她,还是要留下一点东西

bb了这么多,以下正文。

今天是顾昀的生辰。

这是长庚在天下太平之后,为顾昀过的第一个生日。

没有提心吊胆的担心他的小义父会突然去西北,没有战事迫在眉睫一去不复返的豪情万丈,如今一切安好,他也就开始动起小心思来。

小时候初到安定候府,只为这里图个热闹,于是弄了些让人哭笑不得的铁傀儡跳舞,还别别扭扭的拉了曹娘子和葛胖小作陪;后来在江北,自然是战事紧急战士们都在,一碗长寿面下去,他也不指望顾昀能吃出什么情意绵绵。

可今年就不一样了,安定候府可以只有他们两人,一碗长寿面当然是不够的,他甚至愿意破例让顾昀喝一点酒,然后趁着酒意正浓时缠绵悱恻一番。

长庚可一点都不觉得在小义父过生辰的时候欺负他有什么不对。

只是他得首先把其他人都支开。葛胖小是个没心眼的,只消把灵枢院尚未公布的机密设计向他透露一点,他便能激动的在那捣鼓半天;曹娘子心眼是多的,但是见到帅哥就未必管用了,所以最难搞的还是沈易。

长庚自己去和沈易说是自然没有什么问题,沈易当然不会不给他这个面子。只是沈易难免知道他想干什么,沈老妈子欲言又止满脸揶揄的表情真的不太好看。

所以长庚去找了沈夫人。

元宵刚过,城里最火的戏班被热情的群众留下,再多演几天。长庚给沈家订好了戏票,请沈夫人当晚请夫君去看戏。

不爱看戏的沈夫人推开了戏票,面无表情的告诉长庚就算没了乌尔骨也不可以乱来,还要注意顾帅的身体。

这夫妻俩都不让人省心。

生辰当天,顾昀回到家,长庚压下不自觉翘起的嘴角跑去迎接,确发现门口站着的沈易,沈夫人,葛胖小,曹娘子,一个都没少。

被顾昀夹在腋下的沈易一脸“我也没办法啊”的表情。

顾昀大大咧咧地招呼着“今天是本帅生辰想吃什么都跟我们家小长庚说啊”长庚也拉不下脸当面质问他。

长庚只下了他和顾昀两个人的面,给其他人的面是后来由家仆下的,都装在一样的碗里。

可摄政王就是知道哪碗是自己下的,葛胖小顺手要端那碗面的时候,被长庚一把抢过放在顾昀面前。

碗底咚的一响,大家都看着长庚。

然后顾昀伸出手顺了把他头上的毛笑嘻嘻地说:“还是小长庚最疼我。”

沈易觉得这饭没法吃。

吃饭当然是少不了喝酒,当顾昀悄咪咪把手伸向温着的酒时,被长庚一把抓住,先是警告他喝酒要让他看着,不能喝多了,然后又皱着眉头说顾昀的手凉。

想要当场给顾昀把脉的沈夫人被沈易一把摁住了。

你们可就秀吧。

后来大家都喝了不少酒,顾昀拍着沈易的肩膀让他赶紧生个大胖小子,自己一定认他做干儿子,让他以后不跟他爹一样追个姑娘还不敢开口。

说完了又加了一句,可别生在十六啊。

然后顾昀被长庚揉在了怀里,长庚想着大家都醉了,他就抱一下,也不会被注意嘲弄。但他就是不敢说什么“你有我”之类的肉麻话,毕竟没有顾某人那样厚的脸皮。

在沈易和沈夫人醉意朦胧的讨论给孩子起什么名,葛胖小和曹娘子都趴下的时候,顾昀勾着长庚的脖子问他:“你猜我今天为什么把他们都请来?”

长庚别过脸去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不看他。

“乖,猜对了让你香一个。”

长庚被他突如其来的轻浮吓到了似的往后缩了一下:“你怕跟我一起我不让你喝酒?”

顾昀笑着凑过去亲了他的笔尖,然后说:“不对。”

长庚觉得自己又被他调戏了,但是顾昀接着说:“我从前总不记得自己的生辰,是不想过,也不在意,因为没什么挂在心上的人,所以也不知道这长一岁是给谁看,总是你给我过。但如今一切太平了,我自己过生辰,记得每一年长一岁,与你又多一年喜乐年岁。就是叫你瞧瞧,我顾某人如今和小长庚一起,也懂得惜时惜人,也算是个会过日子的人。”

长庚痴痴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是顾昀放在心尖上的人,顾昀许了他一生到老,不是兵荒马乱得过且过的一生,而是一岁岁都有感动与温情,一步步都走的稳健太平的一生。

他们经历了太多苦难,日子像是走在刀尖上,平常人家的安稳与闲适如同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即。而如今顾昀在生辰告诉他,他是要好好跟他过安生日子的,长庚心里那不断上浮的不真切感被顾昀一击即碎,今后他每一步,都将走的踏实饱满,身边有顾昀相伴。

摄政王一晚所有的不开心都被一扫而光。

不过后来顾昀兴起给大家表演吹笛子的时候他还是挺难受的。

完.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