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川川川

我要学吹彩虹屁

【ME】叙旧(pwp)就是一个一夜情然后在一起了的故事

Mark/Eduardo

虽然是个pwp但是话特别多。

虽然看着有点长其实真正的车没多少。

绝对是甜的。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Mark没想到会在这碰到Eduardo,他知道Eduardo家在迈阿密,他甚至知道具体的地址,但就算他回来度假,他也没理由来参加这个会议。

他看上去像是宿醉了,有一点黑眼圈,精神不太好,虽然衣衫依旧笔挺,但是敞开的领口显示出他的心不在焉。

Mark用目光追随了他很久,直到他看着Wardo因为困倦不自觉地低下了头而发出笑声,他才发现Eduardo的哥哥投向他的严厉的目光。

他装作漫不经心地撇过了头,心里吓得够呛。他可不希望他的哥哥在Wardo一醒来就告诉他那个曾经欺骗了他的Mr.Zuckerberg在偷看他,而且笑的很诡异。

这是Mark和Eduardo官司结束后的第一年,Mark是在Eduardom离开后才发现自己有多离不开他。他疯狂地把自己投入工作,当他以为自己已经差不多忘掉他的时候,他又突然出现了。Wardo在身边的时候,Mark从没考虑过他们俩的感情,Wardo走了,他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自己爱他。

Mark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也许现在不是个告白的好时机,甚至告白可能会让Wardo更加厌恶他,但他必须告诉Wardo自己的感情。那样才是他们俩恩怨真正的结束。

所以Mark开始正大光明地盯着Eduardo看。不过Wardo大概是知道他坐的方位,宿醉又很疲劳,他全程没有往Mark的方向看过。

Eduardo的哥哥提前离场了 他走之前狠狠地看了Mark一眼,像是在警告他什么。当会议结束后的晚宴一开始,Mark就迅速走到Eduardo身边。

Eduardo仍旧是当他不存在,Mark只好跟他一起拿了一杯酒,然后低着头在他旁边晃。

他当然是来表白的,可直接拉住别人说“嘿,其实我一直爱你”太神经质了,他需要一点铺垫,叙旧,闲聊,调情。

然后有人来找Eduardo干杯,Eduardom出于良好的礼节是不能拒绝的,但是他现在真的喝不下酒了。Mark觉得机会来了,他轻轻把Eduardo扒到身后,礼貌地与那些人寒暄,并喝光了酒。

“你干什么,我不需要你为我挡酒。”

“终于看得见我了?”

Eduardo不理他,去拿水果吃。

于是他拿什么Mark就学着拿什么,放下自己的独特个性对Mark Zuckerberg先生来说非常不容易,在Wardo拿草莓的时候,他不满地说:“我真的不明白草莓哪里好吃。”

“......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跟你说会话,这里的其他人我都不熟。”我想跟你告个白,除你以外谁都不行。

“我以为我们没什么可说了?”

“我可以为你挡酒,我看得出来你昨天晚上宿醉了非常难受。”我们能说的还有很多,不能做朋友还能做情人。

“不需要,别跟着我了。”

但是Mark总会在别人要和Eduardo喝酒的时候突然冒出来替他挡酒,于是饶是个个玲珑的生意人也不禁开始小声议论:难道Mr.Zuckerberg和Mr.Saverin和好了?

听到这样的议论,Eduardo有点无语,当他看到Mark那个混蛋微微翘起的嘴角时,他有点生气了,索性端起杯子喝光了酒。

最后的结果是那天晚上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

晚宴散了以后,Mark依然跟在Eduardo旁边,醉意让两个人的隔阂和冷漠少了很多,晚风吹来的时候,Mark恍惚觉得自己还在哈佛时代。

“你这一年过的好么?”

“唔,还行。”

“我突然想起官司结束那天,我没有和你握手。”

“你这个混蛋还记得?你不知道我一个人伸出手有多尴尬。”

“我后来很后悔,因为我好像失去了最后一次和你握手的机会。”

Eduardo愣了一下。他当时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现在,你愿意和我握一下手么?”

Mark觉得Eduardo的手有某种魔力,他一握住就不想放开,他就这样牵着Eduardo的手在路上走,紧紧地握着,无视Wardo小小的挣扎。

两个大男人这样走在路上显得十分滑稽,但是后来,Mark发誓,他们都不想放开对方的手了,Mark的手指拂过Wardo的手心,然后十指相扣,甚至抚上了他的手腕,感受他的脉搏。Mark的手干燥温暖,手指抵上指缝间敏感的地带时,Eduardo忍不住颤了一下。

然后他才发现他们走的方向是Eduardo的家。

“嘿,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

“行了,送你到家了,我走了......”Mark说着要抽手离开。然后他感到Eduardo收紧了手,握住了他的,一个明显的挽留动作。

“想上去叙叙旧么?”Eduardo觉得这句话简直不是自己说出来的。

Saverin家的人今天都有事外出了,Mark看Eduardo光着脚站在地上为他泡咖啡洗水果,他靠在厨房的门沿上静静地看他。Eduardo尝了一颗草莓,唇上是红色的印子,他自言自语似的认真说草莓真的很好吃。

然后他晕乎乎地端着一碗水果走出厨房撞在了Mark身上,他们自然而然地吻在了一起。塑料碗掉在地上,草莓滚落了一地。

之后他们再说起这件事,Mark坚持是Eduardo在勾引他,Eduardo说Mark是故意站在那里等他这个喝醉的人撞上去的。

这是一个甜蜜而黏腻的吻,唇舌搅动间带出了银丝,Mark啧了一声说草莓也挺好吃的。这基本是一句赤裸裸的调戏了。

但是Eduardo直接抱住了他的脖子说:“我更好吃。”

剩下的在微博,链接放评论里。

评论(15)

热度(149)